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一個關於一支來自埃及的警察樂團,到以色列表演,卻陰錯陽差去錯了地方,在以色列的一個孤寂小鎮渡過了一個晚上的故事,雖然劇情看似平淡,但卻包含了一種隱暱的無限溫暖。因為一個晚上的相遇,讓樂團裡的人和這個看似遺世孤立的以色列小鎮的人產生了極微微妙的情感,彷彿這裡面每個人的心中所有的不了解與悲傷的過去,都因為這樣的一個夜晚,悄悄的為彼此打開了一扇窗,而且就只打開了那麼一點,而即使只能維持一個夜晚,也已足夠了。故事裡的人讓語言的溝通退到了後面,而以較多的沉默與表情來溝通,那一幕幕的畫面,不禁會讓人想起芬蘭導演「郭力斯馬基」裡所呈現的沉默與溫暖的基調。

這樣的一部片,看完之後,確實平淡甚至故事描寫的不過是一個樂團的團員在一個夜晚發生的事,但是這個發生的過程和邂逅,就像一首音樂簡單的小奏鳴曲一般,雖然音符很少也簡單,卻十分的動人溫暖,如同影片中一個令我感動的地方,一個吹黑管的團員一直無法完成他的協奏曲,但那位借他們住宿的以色列人和他說,也許你的曲子就只能這樣未完成,就像這個小房間一樣,好像就這樣,兩個陌生人就有了無盡的了解與溝通一般。管弦樂團老團長和餐廳的女老闆之間、樂團的叛逆年輕團員和當地年輕人之間,都有著這樣微妙讓人有著淡淡溫暖的感覺。而這樣的一部片,把故事背景設立在信仰長期對立與戰爭的埃及與以色列上面,發生這樣一個讓彼此相遇產生的溫暖小故事,或許也是導演的言外之意與隱喻和平之願吧。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eima是冰島文裡是「回家」的意思,這部以Heima命名的電影,正是一部近年來一個大紅大紫的冰島後搖滾樂團Sigur ros的音樂紀錄片。而身為sigur ros的樂迷的我,不用說,這是我今年最期待的一部片。從第一次聽了他們的音樂之後,這幾年來,這個樂團早已是我最愛的首選之一,他們所創造出了飄渺、細微、時而爆烈、時而沉靜的音樂,深深的吸引著我,就像是沉到無止盡的深海中,去追尋一種最內在的能量與渴望一般。而這部紀錄片,就是在紀錄他們結束世界巡迴完後,回到故鄉冰島,在各個小鎮和原野、倉庫等隨處可即席而坐的地方,進行的一連串免費的音樂會紀錄,他們破了冰島有史以來參與音樂會最多人的紀錄,而對他們而言,這趟回家的音樂紀錄,更有非凡的意義。

整部片充滿了冰島的自然與生活景象,一幕幕北國的絕景和當地人們最自然真誠的生活姿態與表情,配上了一首首sigur ros的音樂,我想對於每個喜愛sigur ros的人來說,一定都充滿了無限的感動,那心中被音樂與畫面所氾起的漣漪,也許是一般只是單純在看音樂紀錄片的人所無法體會的。我必須承認自己在電影的播放中,曾數度感動落淚。經過了97分鐘的音樂旅程之後,除了有說不出的感動,我對於這幾個年紀輕輕就已經聲名大噪的sigur ros團員的音樂與人生的態度與執著,更是佩服與喜愛。我想有一天,我一定要到北國去,順著他們的音樂去追尋那有如奇幻、美妙、飄渺、絢麗、沉靜似的足跡,也許那會是一段追尋自我內在的過程吧。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個偉大的名字,他的不平凡與平凡,就像在我們身邊出現的人一般,只是不斷在他的旅程中追尋著,包含了各種身份與人生。I am not there,because I am everywhere。」

美國最偉大的搖滾巨星-搖滾詩人巴布迪倫,影響了多少20世紀的音樂人和對戰後文化的呼喚,他的偉大早已不需再贅述,但一部以他的名字拍成的電影,看起來似乎是他的音樂傳記電影一般,可是導演陶德海恩斯卻沒有用那麼普通的方式來處理,跳脫了傳統紀錄片的手法,而用了十分創新的方式來詮釋這樣一部 dylan為名的電影。

藉由幾段看似無關,甚至以不同種族的人做為主角的故事,做為整部電影的基調。早熟的黑人民歌小孩、流亡者、電影明星、政治家、搖滾歌手等不同的故事穿插在電影中,沒有真正主要的故事主軸,亦非以拼貼的方式組成故事,而是讓這幾段故事並行進行者,而且彷彿是跨越不同的時空與年代一般。看起來裡面沒有巴布迪倫的影子,但其實我們可以說裡面全部都是巴布迪倫,導演藉由不同身份的人,來隱喻每一種不同的Dylan以及他的多變性,無需以歌功頌德的方式呈現,更讓我們可以了解一個偉大的人物,他就像我們認識的每一個人一樣,擁有令人喜愛與討厭的性格,和我們一樣有許多煩惱,他的不平凡與平凡,其實都包裹在了一起。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讀大江健三郎"憂容童子"後記

人類隨年齡增長而進步 \ 然而 ~ 然而 ~ 此吾夢耶? ~ 真實耶?
哦 ~ 若我們在年輕狂熱時就相遇\ ~ 那該有多好阿 !

古義人梢了封信給我和蜜三郎,和我們說,他想回四國去找尋他五歲時消失在森林中的童子卻已悄悄隱沒的身影。剛從美國回來的鷹四,拿著機關槍,似乎也打算和我們一起回去。再回四國之前,我們繞了路去了廣島一趟,古義人深深一直埋在一種不可自溺卻無以名狀的情緒中,在和他剛去北國拿了那個世界級的文學大獎所造成應該有的漣漪,產生了一種黑洞般的差距。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