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086

本文收錄在<追尋電車男孩的光>一書中

我們的台灣親子漫遊書<在時間隙縫裡的親子旅行>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旅行總有個目的地,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抵達那個目的地後才開啟的風景;至於如何抵達或是過程,常常會希望越快越好,不要浪費時間在那上面。

但是有了洋洋之後,因為他的偏執,才一巴掌打醒了我──其實旅行的意義,有時並非我想像中那樣。

由於洋洋對捷運、公車、火車和電車的狂熱與偏執,對他而言,出去玩,最重要的是並不是我們要去哪裡,而是我們要坐什麼樣的交通工具。他總是會問我們:

「我們今天要坐什麼車?我們今天要坐公車換捷運嗎?我們今天要坐火車嗎?」

至於要去哪裡,似乎一點都不重要。

後來我們也學習到了用他這樣的偏執與喜愛,做為讓他多練習說話和互動的籌碼和獎勵,也頗有成果。因為他喜愛,所以會持續地和我們說話與互動,語言的能力,因為愛坐這些車子的關係,真的也越來越進步了。

我常說洋洋是天生的城市漫遊者,因為他總是沒有目的地,享受在車上的許多時光。

還記得洋洋本來最喜歡捷運和電車,但後來卻漸漸更愛公車,最大的原因是──每輛公車都有一個編號,而洋洋很喜歡數字,所以每當看到不同的公車,他就開始念著它們的號碼,親切地像是在叫朋友一樣。

但是洋洋坐公車,也真的像是在挑朋友,總是想挑選自己喜歡的數字公車坐,這就有點令人困擾了。有時在站牌,他看到某一輛想坐的公車就要直接上車了,問題是,我們有要去的目的地,沒辦法隨便上車呀。有的時候他會因此而開始大哭大鬧,讓我們傷透腦筋。

的確,這些在路上奔馳的魔幻數字,本來應該造成我們困擾或是浪費時間的,但心念一轉,我們的態度也跟著改變,只要和洋洋出去,我們就把時間這件事「關掉了」。我們也願意和洋洋一樣,享受著這沒有終點和起點的公車旅程,想去那裡就去哪裡,想坐那一輛就坐那一輛,沒有任何的時間限制,一直陪伴著他在旅途中。

這些公車數字成了我們走在路上的一種樂趣,洋洋會開心地一輛輛點著名,然後有時我們就隨性地搭上被他指定的車子,開始在城市裡漫遊。我們更學會了旅行的意義在於交通的乘坐本身,目的地早已不重要了。

也因為孩子,我們成了城市裡的浪漫飛行者,沒有目的,沒有時間,只有陪伴與享受這些無盡的時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fepoem 的頭像
lifepoem

25度c的空白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藍眼睛
  • 昨日在等待午餐時,去隔壁書局逛逛,看見了你的新書.
    我想這是很難的功課,但也有完全不同面向的體悟與獲得.也是很棒的人生禮物,不是嗎?從臉書有意無意的follow,知道你們正準備迎來第二個生命(還是完成式?),祝福你們從一家三口到一家四口的日子,繼續延展幸福與旅行的意義. ^^

    也祝福新書順利~
  • 藍眼睛,許久不見,看到您的留言特別高興,謝謝您的祝褔與鼓勵,謹記在心,也很高興在追尋人生的意義上,我們都能互相鼓勵著,謝謝您。

    lifepoem 於 2015/04/30 15:31 回覆

  • Qmi Mom
  • 無意間因尋找公車親子遊,而發現您的文章,雖還來不及拜讀您的新書,但您的文字對我實在很有共鳴,忍不住先留言與您分享我家哥哥的事。

    我家有個正唸大班的哥哥,從小也是個交通工具控,一開始也跟洋洋一樣喜歡捷運,甚至把捷運車廂的編號背下,但後來因捷運地下化的關係,很多路段的窗景都黑壓壓地,才變得比較偏愛公車。他也曾經因不喜歡捷運車廂外的廣告圖案,而拒絕上車,經過幾次鈴響時車門邊的拉鋸後,我學會等下一班車是唯一解藥。

    但偏愛公車也變成我另一件傷腦筋的事,很多時候因他的堅持,即使是搭捷運較快或方便的地方,我也只能搭著公車慢慢晃去,甚至遲到。

    其實我也不知道哥哥是先喜歡數字,還是先喜歡車牌,但每台車牌號碼不同的公車也確實像他的朋友一樣,讓他為了記得朋友的名字,在上幼兒園前就學會了數字與英文字母〈當然是只有部分車牌會出現的大寫〉,現在他則在認司機姓名及站牌名的國字。

    他有時為了認識新朋友,搭過的車號他不願再搭,堅持要等下一班〈特別是307剛出現三門公車時〉;有時在路上,又像遇到老朋友一樣,興奮地告訴我某月某日,我們曾搭那台車號的公車去哪。

    有時公車改路線,我還會被迫要去向司機求證,這台車以前是不是開別的路線,當司機驚訝說你怎麼知道時,他總是特別高興。

    我一開始以為是記得車牌的關係,但後來發現,即便站在高處,遠看著車頂,他依舊能分辨不同的車型,這是我試圖學習,卻還學不來的事。

    因家中還有弟弟,以前能帶他恣意搭公車的機會並不多,但所幸家中巷口就有多班公車會經過,站在巷口看公車竟也成了一種休閒,也是練習數數的好機會。後來弟弟長大了些,一家人搭著公車,追尋公車終站,成了夏日消暑的一種方式。有時開車出門,他也會拗著,執意要爸爸尾隨某台他沒見過的新朋友,當然,多數時間未能如願,生氣或哭鬧都是免不了的。

    而最近,似乎是轉愛火車了,開始對很多數字的時刻表著迷。前幾天還對著車站的電子看板嚷嚷錯了,而我則是一頭霧水,後經站務人員證實,看板確實出錯,我也只能自嘆弗如。

    想說的是,洋洋熱愛的行為,其實和其他非質數的小孩並沒有不同,只是非多數罷了。當我們開始學會理解,就會覺得那些行為一點也不特別,甚至連我們大人都開始很習慣性地對車牌多瞄一眼。
  • 看到您的分享,好感動,您的孩子有你們的理解和陪伴好幸福,我一直覺得我們從他們身上學到的事情遠比我們教他們的還多,真謝謝您分享了自己的故事給我。質數只是個對他們的比喻,因為他們和一般孩子有點不同,但很幸運的是,他們都有懂我們的這些父母,很幸福,我方便把您的留言也分享給朋友嗎?謝謝您

    lifepoem 於 2015/05/15 13:09 回覆

  • Qmi Mom
  • 不好意思!有點晚看到。分享留言,沒問題呀!但前面的留言是我一時的雜感,有分享的價值喔?

    我後來拜讀了您的書,期間的心情真是十分複雜啊!洋洋的狀況跟我家哥哥真是有諸多相似之處,使我邊看邊擔心,而其中唯一,也是最大的差別,就是語言發展,這也是我閱畢最有感的事。

    我家哥哥是個早產兒,所以打從他出生,只要醒著,不論是餵奶還是換尿布,我都對著他胡言亂語,深怕他發展遲緩〈因醫生也說男生多較慢開講〉。也許是輸入夠多,所以在一歲前他就會叫爸媽,之後的語言發展也算順利。反之,弟弟雖接近足月生,但因我還得兼顧哥哥〈其實是媽媽自己的藉口〉,相較之下少了很多語言的刺激,現已在兒科醫生建議下,準備接受早療評估。

    很多時候語言雖不是唯一的溝通工具,但卻是不可或缺的,兩兄弟的差別發展,讓我不禁會想,是不是因語言,讓哥哥的不同有了被理解的機會,進而改變他後面的歷程。

    我是個脾氣壞又沒耐性的媽媽,陪伴雖一直都在,但理解卻是無數衝突後才換得的,而欣賞是我還在卡關學習的事。

    感謝您分享自己的故事,讓我體認到適時地停下腳步自省,是我現在最需要做的事,再次感謝:〉
  • 訪客
  • 再次檢視了自己的留言,突然發現我沒寫清楚,怕您誤會了。我家哥哥是所謂的一般小孩,並不是遲緩兒,但他跟洋洋一樣的熱愛行為,卻又讓他不太一樣,成為非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