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遊戲
Goldfish Game
楊.羅威爾 Jan Lauwers
Jan Lauwers | 2002 | Color | English | Video | 105min
◎2002威尼斯影展 Kinematrix Film Award
◎2004 Slamdance Film Festival 評審團大獎

以下影片簡介來自舞影展影片介紹                             

在一場歡送會上,一群好友之間的關係即將徹底瓦解…。Liliane 和 Leonard夫
妻趁著即將將女兒送往瑞士的療養院前夕,邀請了家人好友,來到位在森林當中的
城堡內聚會,而這城堡多年來也早已成為大家平時聚會的場所。金魚的遊戲是這群
朋友間發明的遊戲傳統,也成為他們如孩子般的友誼象徵。只是,沈浸在遊戲的歡
愉中,災難也同時降臨,曾是天堂的地方,轉眼間成了地獄…。是一個關於人的秘
密、過去與道德選擇的現代寓言。




影片一開始,就以小孩誤殺了大狗,做為整部片不安成份的隱喻。一間城堡聚集了
一群關係複雜的人物,準備晚上的歡送會,但在明亮光鮮亮麗的房子與人物的外表
之下,我們卻不斷的感受到各種騷動的氣息。擁有房子的老夫婦、夫婦的女兒與丈
夫、她丈夫的女律師以及好友與他的情人,廚房裡還有一對看似東方臉孔的情侶以
及他們一開始就誤殺狗的小孩,怪異的組成分子,在狗死亡之後,竟開始玩起了他
們的金魚遊戲,這個時候另外兩個人物加入遊戲,而他們目的是要抓走那對東方人。

電影本來就一直處於一種焦躁不安又令人不舒服的狀態,但在這兩個人未出現前,
我們能感覺到那種情緒隱隱約約的一直被壓在看似光亮美好的人物與環境之下,但
這對老夫婦女兒的先生的好朋友來了之後,黑色的血似乎開始慢慢流出。我們開始
發現每個人背後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每個人原本的關係開始被認清並瓦解。謀殺
、亂倫等奇怪的關係漸漸的浮上抬面,最後的結局彷彿一切都決堤與崩解,死亡成
了唯一可以平衡與救贖,這些不安的因子似乎唯有如此才可以讓一切從新開始,然
而背負最沉重傷痕的人,導演卻選擇了片中最天真無邪的小孩。



有不少電影都在描述那種看似美好或光鮮亮麗的家庭背後的道德沉淪,像是加拿大
導演阿坎德的「美國帝國淪亡記」、法國導演夏布洛的「惡之華」等,但
Jan Lauwers這位以舞蹈與劇場家出身的導演,卻用了一種更加不安與焦躁的方式
來處理這部片,那種感覺很像是在看一些當代實驗劇場中所營造的氛圍,會讓你坐
立難安且不舒服,但有時你又說不出為什麼,可是那種力量卻一直隱藏在整個故事
裡,再加上這整部影片都是以手持攝影機的方式拍攝,要說是DOGMA準則的片,我
倒不這麼認為,導演也是這麼說,因為有的DOGMA宣言的片,以手持攝影機拍攝,
反而得到反效果。但是在金魚遊戲裡,整個故事與氣氛,加上了手持攝影機的拍攝
,不斷的晃動與畫面的不穩定,不斷的以近距離的特寫畫面,像是要讓你看清楚真
相但卻又模糊不清,反而讓這部電影的不安氣氛更加的讓人覺得窒息,實在是用得
非常的恰當。把一個發生不到一天裡的故事,緊緊的扣在各種不安定與危險隱喻當
中。

每個人也許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過去或秘密,那個空間的自我也許和這個人的本身
是難以聯想在一起的,即使我們有機會了解之後,發現那是可怕的事,但我們就這
樣來認定那才是真實的部份嗎?大部份的人對於未知的背後,往往都會包含更大的
信任,其實也許我們正是因為這樣被蒙蔽,每個人會變成現在的自我,不管過去經
歷了什麼不堪的事,我相信都有他的理由和原因,如果不了解原因而做判斷,反而
是可怕的事。電影「金魚遊戲」裡的故事,因為一些角色過去不堪的事與記憶,而
讓每個人的關係崩潰瓦解,讓這部片的片名所代表的歡愉鮮得無比諷刺。當有一天
你發現自己身邊親密的親朋好友一些他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之後,你有想過你們的
關係會變得如何呢?



在一次的訪談中,導演曾說:「本片是預先完成的『成品』,但是當我們開始拍攝
,事情即有了變化。計畫開始是一個真實故事,我之前舞台劇《Morning Song》
的延續,但它其實只是樂器罷了,像古典音樂的曲目–『時間與空間的結合』,這
也是最主要的象徵,代表了對時間的掌控與處理」。他說:「我其實也作了些極端
的抉擇,像是選擇跟平面攝影師合作,取代電影的攝影師,這其實是有很大的不同
。例如電影的攝影師他是提供光源的,而平面的攝影師則是尋找光源。我們也運用
了特別長的鏡頭,而這個選擇,給予我們很大的自由空間。再者是我們使用數位攝
影機,手持攝影機的方式,並且在非常迅速的時間拍攝完成,在21天之內完成這部
近2個小時的影片。另外,我每天在拍攝過後,立即著手剪接的工作,而這結果是
,每當拍攝再次開始時,我便會重新思考劇本與拍攝,所以最初的版本在一個星期
內就完成了,然後我們再重新來過一遍。這些其實跟『逗碼宣言』的準則沒有什麼
關係,只是運用電影這媒介,探試表演與攝影的意義」。


Jan Lauwers為當今比利時重要的劇場導演與編舞家,經常在戲劇表演中結合舞
蹈元素。1986年創辦Needcompany,創團之初,所推出的作品如1987年的
《Need to Know》及1989年的《Ca va》,皆以視覺上取勝,而後的推出的作
品則在故事敘述上多有琢磨。除了舞台劇之外,Jan Lauwers也完成多部影片及
錄像作品。本片是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乍看與舞蹈無關,但是人物的肢體運動
、精彩的攝影機鏡位與令人目炫的剪接,都將攝影與身體的關係發揮得淋漓盡致
。Jan Lauwers預計明年帶Needcompany到台灣表演舞台作品
《Isabella's room》,值得期待。

舞影展
http://www.twfilm.org/movingshadow/




創作者介紹

25度c的空白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