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86902_2384145741913583_915480426695360512_n.jpg

兒時常常帶著鐵道迷的大兒子坐的宜蘭線,因為次子的出生,似乎已經許久未再搭乘,那些穿梭而過的河谷與隧道,太平洋的風,卻從未遠去。

許久未坐往宜蘭的電聯車,大兒子仍顯興奮之情,本來他期待來的是EMU500的舊型電聯車,但來的卻是EMU700的阿福號,他難掩失望之情,拉著我推著我,不讓我上車,但這一班車走了,下班車就要再等一個半小時。

我把他的手甩開,直接帶弟弟上車,他也只能跟著上車,連假的電聯車,擠滿了人,一上車,我就開始找尋空位給弟弟坐,終於找到一個無人坐的博愛座,連忙叫老婆帶弟弟來坐,一旁坐著一位不斷咳嗽的年輕人。

我問起哥哥,剛剛為什麼一直拉著我,不讓我上車,他說,因為他不想坐這台新型的EMU700,他想坐的是舊型的EMU500。

我問他,我們又沒辦法知道來的是什麼車子,而且你知道,為什麼假日要發這班車呢?

他搖搖頭,我再問他,那你覺得放連假,來坐車的人是多還是少?

他說,當然是多,因為大家會出去玩。

那就對了,你喜歡坐的舊型電聯車EMU500,你不是知道只有4節嗎?這樣坐的人不就會很少嗎?

他點頭。

所以你如果是列車調度員,你在假日,會發8節的EMU700,還是4節的EMU500?

我會發阿福號(也就是EMU700),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舊型電聯車XD

博愛座上的少年,仍不斷在咳嗽著。

火車在9月的天空,陽光,雲朵下,奔馳着。

人一站站的下,過了瑞芳站和猴峒站,車廂裡已經空蕩蕩了。

哥哥同樣倚在兒時從未改變過的車窗位置,只是身體儼然已經巨大了許多。

過了福隆,我們都在期待過了石城隧道後,進入宜蘭的太平洋天光,一出隧道,抵達石城站前,啪的一聲,將我們帶入藍色之夢。

次子已經睡著,我們抱著他,準備在宜蘭大溪站下車。

上一次搭火車來到這座海邊的小站是何時呢?我已經記不得了。

但看著哥哥站在車站前,面對太平洋的巨大背影。

我知道,剛剛搭乘的那班列車,是時光列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