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在blog上發表關於政治的事,但這件事卻讓我十分的抓狂。如果照這個模式,是不是所有和
中正有關的東西,都要改掉。那法國人如果不喜歡戴高樂,他們的戴高樂機場是不是也要改名,這
種可怕的意識型態和自我封閉、作繭自縛的心態簡直讓人覺得惡心到不行,我不知道台灣為什麼淪落
到這種地步。每個政治事件都已經看不到人民的存在,都只是為了某種政治手段或個人的權位,不論
是吵著要糖的或是被吵著要糖的。看著看著彷彿都像是一具具腐爛的死屍在說話。

我們所選出來的政治人物已經沒有人在做事,所有的人都只會在言語上不斷做欺騙人民的舉動,反
正說了也不用負責任,出了事情只要否認,我們也不能怎麼樣。。最傻最倒楣的還是人民,因為我
們從無法為自己爭取什麼?選出來的政治人物或民意代表,也只是為了自己,根本不會理我們。然
後大家就只是傻傻的一再被一切的政治手段、言語、活動所迷惑,人民盲從的遵行一些自己可能都
搞不清楚的東西,能舉的例子已經多到不行,連提也不想提了。

為什麼這件事會特別令我生氣?最大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我很喜歡出國玩,並不是我不喜歡台灣這個
名詞,我當然認同也喜歡,只是覺得這樣改有什麼意義?為了這個名詞要花多少錢,把所有相關的
字改掉。如果照行政部門說的,英文的名字還是沒變,那我實在不知道這麼改對外國人沒差,所以
就是改給自己和大陸看的嘍!可悲!我們就只能做這些小鼻子小眼睛的事,還真是符合我們台灣人
自私狹隘的個性呀!不知為什麼?這個名字覺得就是很像一個當地的小機場,要改也要改更宏觀更
有氣魄的名字,改這什麼小家子氣的名字,一點都沒有國際機場的感覺,讓人覺得丟臉。為人民做
事的動作特慢,但這件事情從宣布到實行,竟然快得讓人瞠目結舌相,對於其他解救民生的問題,
相距實在太遠。

從鈔票重製、換身份證、公文的直橫式到各種奇怪的改變,每一項都必須花費巨大的成本,這能讓
人民比較好過日子嗎?一點也沒有幫助,彷彿這些事只是為了個人的政治意圖與表面政績,肅清過
往歷史的手段而做,只為了讓那些政治人物留下一些痕跡。教育課本內容不斷的狹義化,總有一天
孩子,連自己在世界那個位置都不曉得?也不知道自己從那裡來?他們不知道該追尋根源?因為有
人用大石頭把他重重掩埋住了,總有一天,我們會微小到連自己也看不見,卻仍不斷的欺騙自己。

我實太不懂為何老要在那些表面名詞或動作做些無意義的舉動?為何要老是送錢給別人?為何老是
要拿石頭砸自己的腳,讓自己寸步難行?如果能把這些錢花在教育、體育上,那該有多好。多培養
出幾個侯孝賢、李安、蔡明亮、林懷民、張忠謀、王建民。在世界的舞台上,誰不認識你台灣。殊
不知你去歐洲,也許別人沒聽過台灣,但你只要講出侯導、林懷民的名字,每個人都知道原來就是
他們所在的國家。你現在去美國,也許別人也不知道台灣,但你只要說就是王建民的國家,誰又不
知道呢?我們把錢花在可怕的政治鬥爭上,所付出的代價遠超乎我們的想像,只是以極快的速度,
把台灣僅剩的骨肉做最後的剝削與摧毀。

不斷的鎖國與自我封閉,在在顯示台灣在政治鬥爭這個大怪獸的魔掌下,已漸漸不知會走到什麼地
步,想到就覺得可悲。我講的這些事,實在和政治立場沒有多大關係,只是就事論事,剛好藉著機
場換名字的事來說說。對於人民的苦難、政治的畸形、行政的荒謬,表達一些心聲。看到世界不斷
的在變,我們卻像是一灘死水一般,在骯髒的污泥中不斷的攪動,裡面的泥鰍互相的吃著對方,最
後連自己的身體也要吃進去了,而他們卻毫不知情。我們的眼睛一再的被混濁的河水欺騙,該如何
才能打開他們的雙眼?打開我們的雙眼?那些早已血肉模糊,卻以為自己看得清楚的雙眼。

    全站熱搜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