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574

那一年夏天,我認識了她,常常晚上來找她。

當時她來台東度長假,住在台東一個小街裡,叫復興街,晚上,我常常會來她的住處找她聊天,或是開著手排車去海邊約會,一旁的月光是我們的電燈泡。

常常我在她的住處外面等她時,都會把車子停在台東監獄旁,有時會被哨兵吹哨子,所以我無法停在離她住處比較近的地方,只能停得稍微遠一些的街角。

某一天,我停在復興街的街角時,突然有人敲了我的車窗,我搖下車窗,發現是一位濃妝豔抹的大姊,我看了一下她後面的矮房子,上面寫著妓女戶三個字,房子外表看起來很乾淨,其實並沒有色情場所的感覺,我看到上面還有另外三個字,叫夜皇都。

我才發現自己好像是停在一個色情場所旁,一個我來往這裡數次都沒有發現的地方。

大姊看我搖下車窗,操著台語問著我。

少年仔,妹裡賣摸?阿姊技術很好。

我有點嚇到,只想趕快開車離開;看到她,我想起了高中時,在西門町奧斯卡戲院旁的色情場所,也曾經有一位大姊,跟我說過一模一樣的話。

沒想到,當我打檔要開車離開時,因為太緊張了,離合器一直踩不好,車子不斷熄火,就在這個時候,大姊竟然自己開了車門,坐了進來。

我嚇壞了,還在腳踩離合器,排檔整個卡住,全身直冒冷汗。

這個時候電話響起,是她。

怎麼辦?我到底要不要接。

身旁的大姊坐了進來,一直看著我沒有說話,我還在猶豫要不要接電話時,電話沒響了,傳了一個簡訊。

她說她今天晚上不太舒服,晚上就不要見面了。

大姊終於開口。你妻啦喔

我緊張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經日沒人客,你有瑩摸,ㄟ賽載我去海邊逛逛嗎?

就在這個時候,離合器和排檔融合了在一起,車子發動了。

不知為何,我甚麼都沒說,就開始往海線加速而去,我越開越快,排檔打到了五檔,幾乎以超過100公里的速度在狂奔,好像要往月亮的方向飛去。

大姊不以為意,卻在我發了瘋的開車時,開始講起了她的故事,她不是台東人,卻因為童養媳的關係,很年輕就到了台東這間妓女戶接客人,當時這間妓女戶曾經還有十多個小姐,她因為年輕又漂亮,是裡面最受歡迎的一個。

妓女戶是民國51年開始營業的,當時這裡年輕小姐較多,所以是台東最受歡迎的一間,大姊說,當時有一個恩客常來找她,是一位阿兵哥,長得頗帥,阿兵哥很喜歡他,甚至跟她說,想要娶她,叫她等他,給他一點時間。

大姊不斷說著她在妓女戶的往事,後來我在海邊一個懸崖旁把車停了下來。

下了車,我拿起了一根菸抽著,大姊和我要了一根,我幫她點了火。

我們在懸崖邊的大石頭坐了下來。

大姊突然哭了起來,聽起來好像是海在哭,月光被雲遮住了半臉。

不知從那來的勇氣,我握了大姊的手,想要安慰她。

大姊的手竟然出人意外的細嫩,實在不敢相信是一個五六十歲女人的手,我才握了幾秒,就覺得不太對,又收了回來。

潮汐不斷的起伏著,白色的泡沫進來又出去,出去又進來。

大姊沒有在哭了,跟我說,少年仔,都卸你,載我等去厚某?

我回到車上,發動了車子,離合器和排檔一下子很順的進檔了。

我開啟了大燈,車燈打在忽暗忽明的海面上,好像那裏有甚麼似的。

PS:文中夜都皇在台東市復興街,現已休業。

IMG_659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fepoem 的頭像
lifepoem

25度c的空白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