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開始創作到現在,時間不是很長也不是很短,因為了某些因緣,開始一股腦投進了創作的世界,
老實說我並沒有想過可以拿這個當做事業,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都還處於玩票性質,創作仍算自己
的副業,但也是因為要拿創作來生活實在太難了,而且我也沒這個本事。既然如此,創作對我來說
,就絕對不可能和名利產生關係,因為那是遙不可及的事,但說穿了,創作對我來說就是為了看清
自己而已,藉由不同的創作來了解自己的本質,來了解自己與別人、世界的關係,來尋求更多的可
能性,別人怎麼樣我不知道,但我覺得這是相當的重要的事,或許我終其一生都會為了追求這些而
努力繼續創作下去。

2005年我出版了第一本短篇小說集「飛鳥最後的546根羽毛」,雖然賣得不好,最近還退了一些庫
存回來,但也完成了自己小小的里程碑,另外在去年,我也完成了第一部紀錄片「記憶軌道」,還
辦了幾場觀影會。記得在今年年初時,我就曾經想過,去年完成了一些指標性的目標,今年應該會
比較沉寂吧,想不到命運總會發生一些驚奇。事實上,今年我的創作量比過去幾年減少很多,因為
花了很多時間在書寫blog、書寫電影筆記等紀錄上,所以真正的自由創作並不多,但這些僅有的作
品,卻像是長了翅膀似的,優雅的飛到我想不到的地方。

首先來談談今年得到的一個大獎;是全國性的文學獎項,也是我個人第一次得到那麼大的獎,就是
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我得到了短篇小說組優選。我記得我接到通知時,大概大叫了足足有一分鐘吧
!很興奮!很開心!記得當初投稿時,也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罷了,想不到竟然真的有所成果。這
篇短篇小說「靈魂缺口的秘密」,靈感來自於卡爾維諾與一位義大利詩人,述說一個人分成了兩半
,在找尋自己不可知的秘密,當中以第三人稱與第一人稱交換書寫,小說帶著超現實的意味,我覺
得有趣的是在這麼傳統的獎項,我這樣的作品會獲得青睞,真的覺得運氣好好呀。

九月得到這麼好的消息之後,緊接著在10月時,我又接到另一個喜訊。愛攝影的我,九月時看到今
年的2006台北詩歌節有舉辦攝影詩文的比賽,心想好像蠻好玩的,由於平常我就會把自己的攝影作
品加上一些詩作,所以對我來說,只是把原來的作品整理一下投過去而已。因為平常有累積作品,
因此並沒有再花什麼太大的力氣。我大概投了七篇攝影詩文,投了之後就沒什麼理會他了,過了一
個月,我還記得當時的光景,我坐在捷運上,要去看一場特映會「不願面對的真相」,突然接到一
通電話,告訴我說「我有兩件作品入選今年台北詩歌節攝影詩文佳作,作品將從10/28起在誠品B2
藝文空間展出」,我當時好高興,但捷運上下班時間人好多,當然不好意思有太大的情緒,我還記
得我故作鎮定的樣子,不過我記得我大聲的回他「所以我的作品會在誠品展出嗎?」,好像在和別
大聲炫耀似的,哈哈!說真的,我並沒想過自己的影像作品可以有展出的機會,總覺得大概要等我
年紀大了,自己辦回顧展時,才可以做到吧!畢竟功力還很不足,有了這樣的機會,實在大呼幸運
。這兩件作品分別是在台東拍的「如果世界只是我的想像」與拍揚州下雪的「白色鄉愁」,這個獎
沒有獎金,但能在誠品展出作品,卻已有說不出的滿足。

創作題外話,11月我拿之前指導學生用BLOG寫童話的教材,也獲得台北市教育局創新教學比賽佳作
,但我覺得這應該要得優選才對吧,因為我看優選的教材很多都很普通呀!呵呵!然後到了11月中
,又收到一個通知,我在10月把我暑假在台東做的繪本「躲在影子裡的夜晚」投去耕莘文學獎的繪
本創作類,這是他們唯一開放給外人參加的獎項,我的繪本是黑白的,雖然我蠻喜歡自己那個故事
,但覺得有點太過簡陋,但不知道是不是參加的人不多(我只能這麼想) ,竟也獲得一個佳作。這
是小比賽,獎金也不多,但於第一次創作繪本的我來說,真是鼓舞蠻大的呀。另外12月份,我投稿
台灣電影筆記的專欄也獲得青睞,讓平日持續在寫小影評的我,也有了一點小鼓勵,對今年已經得
了不少類別的獎項的我來說,似乎又多追加了一筆不同類別的書寫獎勵。

今年對我的創作來說,真是大鼓勵的一年。至少讓我知道,自己的作品在別人的眼中到底是什麼評
價?雖然對我來說,那並不是很重要,我自己怎麼看待還是比較要緊的。這樣的鼓勵算是在創作路
上,無意間拿到的禮物,要說是讓自己繼續創作的動力嗎?當然我不這麼認為也不否認,但沒有這
些鼓勵,我還是都會繼續創作下去,但有了這些禮物,似乎可以讓自己嘴巴甜甜的,身體比較溫暖
的走下去,但創作終究是孤獨的,仍需要自己去面對。

今年得了不少獎之後,記得收到耕莘文學獎的通知時,雖然仍是喜悅,但已經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
,反而心情是很平靜的,似乎覺得不管得了多少獎,除非是大到足已改變生活型態或方式的東西,
不然都是短暫的,並不會為自己改變什麼,我們還是得依尋自己的生活方式與創作理念不斷的進行
各種對話,遇到挫折還是得獨自面對。但不論如何,2006年對我來說,真是個創作的豐收年,不論
在各方面的創作,文字的;影像的;繪本的;電影的,都有得到一絲絲鼓勵,仍是相當精彩。2007
即將來到,雖然因為要寫論文的關係,可能創作量會更少,不過誰知道呢?那種靈感中魔的創作慾
或許會更強也說不定,當然我仍渴望體會更多不同的事物發生,更多關於生命的美麗火花。創作的
路仍是漫長的,也沒有盡頭。彷彿月光灑在樹上的銀色葉子,我仰頭望著,那裡有看不見的城市,
我張開翅膀,往夜色飛去。





    全站熱搜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