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我在大學修學校藝術史的時候,每當欣賞到一些自己喜歡的畫派或畫家作品的時候,就
一直渴望有一天能目睹到真正的真蹟,也從那個時候,到國外的美術館感受藝術家真實的力
量,就成了我的夢想之一,而巴黎正是這樣一個可以輕易實現這個願望的聖地。

19世紀的印象派是許多人所崇拜的畫派,而我就是其中一,在印象派畫家筆下所呈現的光影
交錯及溫和的色彩中,總令人有著被擁抱的溫暖感動,猶記得幾年來,台灣也曾把奧塞美術
館和橘園美術館的印象派真蹟引進,的確也讓許多國內無法遠度重洋的畫迷得到了極大的滿
足,當時再參觀之後,就告訴了自己,一定要能親眼完整的來到印象派的聖地-奧塞美術館
,一睹心中夢想的境地,而過了幾年後的今天,沒想到自己真的已置身在其中,我差點就不
相信這是真的。

我何其有幸,在巴黎的短暫旅途裡,得以慢條絲裡的可以花費一整天的時間,品嚐這個當初
由萬國博覽會車站改建成的精緻美術館,而這也成為了我這次旅途中最美好最難忘的記憶之
一。

從外頭看奧塞,總會被他那外頭顯著大時鐘的特別建築設計所吸引,和其對面的羅浮宮相較
起來,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卻也因此顯得更精巧可愛,奧塞以前曾經是座火車站,後來因
為廢棄不用了,而改成了一座巨大的美術館,如今,他是世界十大美術館之一,而且其內部
參觀設計的人性化和便利更在世界眾多博物館更是首屈一指,想到此,就不得不佩服法國人
對藝術與文化的執著,也感嘆我們似乎在這點上永遠都追不上他們的腳步,當然也期待著有
一天,我們的國家能慢慢的向他們學習並成長。

奧塞美術館,總共分為三層,一、二樓所展現的較多的是雕刻或是一些實用藝術的作品,不
過在一樓中卻還有有著自己也很喜歡的自然主義派畫家米勒與科洛的作品,而我所最渴望的
印象畫派,則是放在三樓的展覽館中,那裡也可以說奧塞中最為人聲鼎沸的地方,而我也花
了絕大部份的時間流連其中,從初期印象派畫家莫內的睡蓮、雷洛瓦所畫的奧塞鎮館之寶煎
餅磨坊、竇加的芭蕾舞者、馬內的奧林匹亞到中期印像派點描派秀拉的作品,一直到後印象
派的塞尚、梵谷、高更的畫作,就這樣一幅幅的喚醒那曾經熟悉的名字,我多年的夢想和記
憶也終於合而為一。

良久,我已忘記了時間的存在,在光影與色彩的錯綜複雜裡,我進入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空
間中,這樣美好的感覺,就像是自己終於有機會可以和暗戀已久的女孩說話一般,是那樣的
興奮,又是那樣莫名的感動。

從白日的奧塞到了夜晚的奧塞,我始終都沉浸在其中,一如坐上了一座轉著時空與夜晚的巨
輪,帶我去了夢想的國度走了一遭,他的美,我揮之不去,他所賦予我的記憶,我也發誓會
再次的回來拾起。

巴黎旅途中,我大概花了兩天半的時間在一些美術館或博物館渡過,從蒙馬特達利美術館,
到塞納河右岸的畢卡索美術館及龐畢度中心,都有我的足跡存在。

龐畢度中心是個外表看起來由鋼管和廢棄物所組成的超現代建築,事實上我也覺得他一點都
不好看,而這座怪異的建築物在這古老的城市,的確也引來了許多非議,聽說當初建好時,
巴黎人都很不喜歡他,不過現實與古典的鴻溝似乎總會有機會找到出路,現代的巴黎人好像
慢慢也能接收他了,他裡面有一座蠻有名的博物館,是法國國家現代藝術美術館,專門展20
世紀以後的現代藝術作品,此美術館的展覽隨時都再變動,並不像其他美術館的展覽,作品
都是固定的,展覽的票價也隨著展覽的內容而有所變化,但都是以20世紀的現代藝術為主,
龐畢度中心每一樓都是和多媒體和現代化的東西有關,一樓旁書店中,設計與現代藝術書籍
眾多且是精彩無比,不過要進入各樓層參觀,得要買票,而且要趁早排隊,因為人潮真的蠻
多的。

說到畢卡索美術館,他位在於巴黎的舊沼澤區,是個觀光客較少出沒的地方,至少我去的時
候是如此,在我造訪時,的確並沒有看到什麼觀光客,裡面的畢卡索收藏作品豐富的令自己
瞠目結舌,幾乎讓我都快忘了自己是個怎麼樣形體的生物,立體畫派和抽象畫派先軀的畢卡
索作品,從籃色時期、玫瑰時期、立體派時期、新古典時期到變形時期,各自都代表著影響
後世的偉大創作,或許喜歡他的人和不喜歡他的人總有著極大的褒貶差別,但每每從他一幅
幅看似怪異又誇張的表現中,會看到是一種真正發自內心的哲學藝術,沉醉其中,也總會讓
人常常忘了自己是誰。

談到這次美術館旅途中,除了一些較為人知的美術館外,其實參觀中,有一座小巧精緻的美
術館是最令自己喜愛不已,那就是位於蒙馬特區的達利美術館,超現實主義大師達利的豐富
想像力及許多重要著名的作品正座落其中,或許與西班牙的達利美術館的豐富收藏不可相提
並論,但裡面精彩又令自己充滿幻想的作品也是令人大呼過癮,在作品與美術館中奇特詭異
音樂的雙重帶領下,我進入到了一個超乎邏輯的拼湊世界中,而裡面鮮少的參觀者,更是讓
我們這些少數能暗藏其中的人,可以完全的找尋屬於自我的潘朵拉盒子,相較之下,與人聲
鼎沸的奧塞,當然也就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這座一般旅人或許鮮少停留的美術館,精緻有
具巧思的引發人們超越了現實並進入與達利對話的空間,多麼特別的一次超現實飛行,讓我
漂浮在半空中,想著該用什麼方法,讓我可以回到地面。

人家總會奇怪,我並沒有去知名的博物館羅浮宮這座世界上收藏首屈一指的博物館一遊,或
許正因為著其知名度太大及觀光人潮過眾多,讓我卻步了,深怕著自己會被吵雜的人聲所淹
沒,希臘、羅馬、古埃及的作品,相較之下,也並無法太吸引我,但將來有機會,我勢必將
會進入其中,體會另一種古文明的藝術的,只是不知洶湧的觀光人潮在何時會得到舒解,尤
其是那些只為了看羅浮宮鎮宮三寶勝利女神、維納斯及蒙納麗沙的微笑的觀光團。


    全站熱搜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