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_016427_224808

本文完整完張同步刊載在釀電影的專欄

人過了一生,要怎麼證明自己曾經活過呢?又是甚麼東西可以證明你曾經存在呢?

我父親年輕的時候,是一個修車廠工人,很愛貪杯,常常下了班,都和同事去喝酒,他幾乎不管家裡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都丟給我媽。小的時候,爸爸媽媽常常為了金錢吵架,父親把很多金錢都花在請同事喝酒上,生活的重擔大都由母親承擔。所以幼時,我很討厭父親,對他很不諒解,不懂為何他怎麼會如此不負責任?常對他惡言相向,我與父親的關係也一直很壞。

一直到我結婚,有了孩子之後,我看到那個在我心中對我們極不負責任的父親,對自己的孫子所付出的愛與關心——那些我幼時幾乎沒有得到的愛,我與父親的惡劣關係因為孩子而漸漸熔解,我才真的願意花心思去了解年輕時鬱鬱不得志的父親、為何要如此對待自己的家庭?我不能說是原諒了他,而是覺得自己有點理解了他。

皮克斯最新的動畫《可可夜總會》,對我來說,就是一部關於理解與愛的動畫作品。

COCO_c330_56b_pub.pub16n.186_RGB-1024x512

《可可夜總會》以已經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墨西哥亡靈節為故事背景,述說一個對音樂懷抱著夢想的小男孩米高,受困於自己的祖太婆為家族所立下的詛咒:只要身為這個家族一員,就不能碰所有與音樂有關的事。因為祖太婆在年輕時,被要去追求音樂夢想的祖太公拋棄,被迫獨自將女兒扶養長大,開始製鞋的家族產業,為家庭付出了自己的所有。

小男孩米高在亡靈節這一天,不顧家人的反對,決定追求自己的音樂夢想,卻意外前往了亡靈的世界(夜總會),尋找他心中以為的音樂家祖太公:墨西哥最偉大的吉他之神德拉古司。然後遇見了他所有過世的家人,還有已經要被遺忘的人。

對亡靈世界的居民來說,在人世間人們對你的記憶,是唯一可以讓你繼續存在的鑰匙,一旦在人間沒有人記得你了,那你在亡靈國度也會消失。

記憶是你留在世界上最重要的連結,即使生命已經逝去,只要有人還談論着你,說著你的故事,彷彿就證明你存在着,而家人正是證明這一切存在最重要的意義所在。

幾年前,我極喜愛的一部克里斯多夫,諾蘭執導的電影《星際效應》,這部看似是一個末日的科幻電影,卻也是一部關於親情與愛的電影。如果說人們用科學與數學來建構這個世界,那這個世界又是因為什麼而存在呢?又是什麼在引領着人們呢?導演諾蘭用無法被任何科學或數學計算和預測的 LOVE 這個字,給了一個答案:因為有愛,超越了一切時間,空間,次元,才能帶領我們走向曙光,去瞭解到底自己為何要活著?

COCO-RGB_c341_33e_pub.pub16.1235-1024x429

無論是否可以穿越時空,或是進入亡靈的時空,我們心中都有未解的答案想追尋,我們想找的是那些我們曾經愛過的人,曾經愛過我們的人。只有愛,才可以讓我們有密碼,得以進入那些世界。電影中的小男孩米高,進入亡靈世界,想找那位讓祖太婆傷心而立下「不准任何家族的人碰音樂」家規的音樂家祖太公,希望可以得到他的祝福,回到人間,繼續他的音樂夢想。但最後才發現他自己對祖太公想像的誤解,更發現了祖太公真正的身份與身世。

當看到祖太婆最終理解了她一直恨透的老公,看到祖太公為了可可曾祖母,彈奏着他為女兒作的歌曲,你會知道家人之間,有著永遠剪不斷的線,無論發生什麼誤會,終有理解對方的那一天。我想起了我和我父親,也想起了我和我自己那個、曾經三歲發展遲緩的孩子。

時間是一頭獸,我們年紀越來越大,看著自己的父母白髮蒼蒼,開始年邁行動不便,又看著自己的孩子呱呱落地,從不會言語只會哭鬧,學習着如何面對這個世界,生與死離我們越加靠近。台灣的傳統習俗,談論死亡往往是種禁忌,但是透過《可可夜總會》,我們卻看到了墨西哥人如何以我們在死亡面前、一向禁忌的繽紛色彩,來面對死亡與逝者。對墨西哥人來說,死亡並非終點,透過這樣瑰麗的顏色和歡樂氣氛,就像生與死互為所有,離去也該給予燦爛的祝福。

歡迎有興趣要閱讀完整文章的朋友,點入支持釀電影

COCO-RGB_c470a_4j_pubFg.pub16n.563-1024x525

電影預告

創作者介紹

25度c的空白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