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五感浪遊。台東的樣子>推薦序
津和堂城鄉創意顧問有限公司 執行長 郭麗津

2010年春天我因著專案工作的機緣,逐漸展開在花東探索與奔走的軌跡,而20131月毅然決然定居在台東生活,同年春天也在池上創業誕生了自己的公司,當時候專注的重心之一就是慢食(Slowfood)理念的實踐與推廣,從政府計畫資源出發、導入社區營造精神的陪伴與協力,開始與許多台東縱谷地區的在地店家合作。而棋子的第一本台東書寫《緩慢˙台東˙旅》也是在當時候對我而言是從更貼近、更深入地方的角度行走台東的圭臬,尤其書本最後還見他引用米蘭昆德拉在《緩慢》一書中的名言:「緩慢的程度與記憶的濃淡成正比,速度的高地與遺忘的快慢成正比」,與我們當時候正在推廣的慢食、慢城的核心價值是如此相連。當時候,這位作家就一直成了我與夥伴們很想邀請合作的對象。

有幸後來真的邀請到棋子來到池上、還走訪過縱谷許多產地餐桌的店家,他對台東的認識和情感遠超越我對他第一本書的理解。而之後屢屢在與台東有關的社團、粉絲頁裡,看見他的轉載或分享與台東有關的訊息、文章。動態的積極度遠勝許多真正在台東生活的人,這或許就是為什麼,他有了這第二本的台東書寫《門外漢的台東》,從氣味、聲音、顏色、味覺、觸覺等五感出發,更落實到生活和經驗的歷程去細膩化他對台東的思念與抒發,我在讀棋子這本書的各篇幅時跟五年多前《緩慢˙台東˙旅》的閱讀經驗很不同了,這回他筆下提到的景、與各人事物,我都已經知道是在台東的哪裡、而且總是有真實的畫面伴隨著文字的移動,以及跟著他細膩地穿梭時空、並在豐厚情感的書寫裡停留或感動。他將幾個產地餐桌店家的故事作很有滋味的介紹,而我居然也成了他筆下的對象之一,這也讓我漸漸地意識到,我從一個外來的移居者、計畫推動者,也漸漸成了被台東滋養的對象,成了台東的一部分了。

「台東是個真正能讓人釋放身體裡原始感官與靈魂的地方」, 棋子說。這幾年看著許許多多的人來到台東、回來台東,或過客台東。這裡的確已經是越來越多人追求更好生活的寄託之地,而這個更好,指的並非是經濟的富饒,而是精神的、是靈魂的、是關乎生命本質的。山海間的寬闊與療癒、住民的樂天與韌性,台東總是有股強大的能量觸動人們內在,一直往生活的源頭去學習著、去虔誠地共好著。這是很多其他地方無可取代的珍貴特質。

我期待來日,在台東的某個巷弄裡的小店舖、推開門就撲鼻而來咖哩香與書香,伴隨的是棋子一家人開心熱絡的招呼聲,這個小店裡、將會收納與交會眾多獨特的台東美好經驗,正如同各位手上握著這本書的內容一樣。

2018/06/30

O置身在台東

都蘭月光小棧.女妖在說畫藝廊 李韻儀

認識裕奇夫妻倏忽已超過十年,說來我們應該算是看著彼此從輕狂少年,成家立業生子,然後一起邁向中年的老朋友了。2006年我和我先生兔子剛剛開始在都蘭山上經營咖啡館和藝廊,那裏原是土地銀行招待所以及周邊林場的辦公室,荒廢多年,直到2004年林正盛導演找到這裡,以此為主要場景拍了一部終於讓女主角楊貴媚小姐奪下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電影「月光下,我記得」,管理單位「東部海岸風景區管理處」將這個座山面海景致絕美的空間,依照電影的場景需求重新設計、翻修,命名為「月光小棧」,當時,想盡辦法想要留在台東生活的我們,則向東管處提出藝文展演空間結合咖啡屋的計畫,經營這個空間至今已是第13了年頭。

裕奇是我們進駐月光小棧後最早的訪客之一,當年的他還是台東大學的研究生,常常帶著熱戀中的美麗女友到這個隱藏在都蘭山中鮮為人知的景點談心約會。沒過多久,他們早於我們自己,成為第一對在月光小棧拍攝婚紗的新人,再過了一陣子,他們帶著新生的兒子和剛出版的台東小旅行新書回來看我們,書裡面有一個章節書寫對他們而言深具意義的月光小棧,但那時因為都蘭被炒熱了,我們從沒沒無聞的野棧,成為東海岸新興景點,觀光人潮讓裕奇直言他很懷念從前寧靜幽雅的秘境月光小棧,其實我們自己也是如此。但裕奇並沒有因此消失,他們一家人依然每年固定時間就回到台東,他是一個戀舊且孜孜不倦地感受著環境變化並書寫的細膩旅人,每次回來總帶來新生的喜悅-他的新書或者孩子。

直到社群互聯網的時代來臨,我們更能在FB上即時關注著彼此,作為一個專業旅行者、作家、乃至親子關係的經營,我們一路上從裕奇身上學習良多。自2015年開始,我參與了「東海岸大地藝術節」的策劃與實踐,其實也是從我經營月光小棧女妖藝廊多年的感觸與經驗出發,思考如何透過藝術的觀看,將單向的觀光凝視轉化為一種流動性的視線交會,並從這些交會中不斷建立新的關係,而早已成為知名部落客與旅行文學家的裕奇,義不容辭成為我們的諮詢顧問,年年夏季回來看展,撰文評論並給予非常重要的觀察意見。

裕奇自謙是「台東的門外漢」,然而閱讀他的文字,卻讓我深深感觸,選擇移居到台東,生活在這裡將近20年,「門裡的」我們往往太過於專注應對著生活中的人事物,忙著安身立命,忙著適應每一個需要用全部身心實踐去面對的大自然挑戰,我們對於生活以外的空間和社群其實非常陌生,透過裕奇的觀察和筆觸讓我重新看見台東,這麼多隱匿的美麗地方、人物和故事,就在我們身邊而我卻從未發現。「觀看」是需要距離的,而真實的感受卻需要「置身」其中,裕奇總讓自己維持在回來又離去之間,一種親密的游移,使他眼中、筆下的台東,是那麼清晰而飽滿著日常生活的紋理與溫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fepoem 的頭像
lifepoem

25度c的空白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