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_1《路邊野餐》

有些電影,看完後,你會發現有東西沾染在自己的身上,電影的劇情或畫面還不至於有此力量,唯有一些電影特有的氛圍才能留下這樣的渲染,那些氛圍甚至若有似無的黏在你的身上,等待著某一些時刻,這樣的電影很少,而畢贛的<路邊野餐>對我來說,正是這樣的電影。

近幾年看的一些中國年輕導演的創作中,<路邊野餐>的深刻與氛圍實在很難不從中脫穎而出,在看<路邊野餐>時,我腦袋一直浮現了台灣導演侯孝賢與中國大陸第六代導演賈樟柯這兩位電影創作者的元素與畫面,甚至還想到了蔡明亮導演。

<路邊野餐>彷彿是導演畢贛展現了自己在電影之路上所吸收消化的眾多元素而幻化而成自我內在的一種體悟與演出,魔幻迷離,寫實虛幻,又貼著不同時空的縫隙。

電影中出現的撞球、黑道、機車、火車、山洞等,不可能讓人不聯想到侯孝賢;中國內地所呈現的城市與鄉鎮氣氛,帶著魔幻寫實的部分,不可能讓人不聯想到賈樟柯;電影中大量的放著台灣流行歌手的音樂,穿梭在電影角色的人物狀態中,不可能讓人不聯想到蔡明亮;電影末段,一段長達四十分鐘的長鏡頭,不可能讓人不聯想到塔可夫斯基。

<路邊野餐>你看不到現代中國所謂的進步與急於在世人展現的象徵,中國內地與少數民族的風情與氣氛,更因此有著不言可喻的魔幻與超現實感,電影裡許多室內的迷濛光影,像是可以穿透時間,直透到人物角色的內在記憶與世界中。

電影中大量的物品象徵展現了導演以小說般敘事的高強本領,隨處可見草蛇灰線埋伏在電影片段中,這些草蛇灰線甚至可以跨越了時間與人物的狀態,以不同的形式遺留著,其故事本身也宛如冰山,有更多的故事埋藏在冰山的底下,故事隱藏在故事與人們的話語中,像是以詩篇堆疊寫出的小說。

畢贛說,歡迎來看我的電影,我的電影像是一場大雨,但請不要帶傘。

是的,我們將被淋得滿身濕透,而那衣服因雨水貼在我們身上的存在感,並不會因此消逝,那黏著感會黏人會刺痛,有野人、有風、有雨、有詩。




是狗的影子
烏龜
懶得進化
夏天⋯⋯
人的酶很固執
像腐爛的香蕉
靈魂的酶是旋轉木馬

今天的明天是昨日
鳥的翅膀裡藏着魚的影子
在公路上夜奔
那霧裡
埋葬死亡的消息
為了尋找你
我搬進了鳥的眼睛
經常盯著路過的風

火車載著妳
塞進了手掌的血管
我抱著海豚的腰
在懸崖邊
往下跳躍

我穿著情人的衣服
皺折來自於天空
結巴唱著小茉莉
天空下起了雨
我去聽你唱過的歌
石頭的回聲
是昨日午夜提前的時鐘聲

故事藏着故事裡
對岸河裡
有風
有野人

路邊野餐
是一場夢
野餐路邊
是一場大雨

詩篇文章內容部分節錄<路邊野餐>原作電影與詩集

延伸閱讀:

《路邊野餐》:在地美學的跨時空幻遊

《路邊野餐》時空旅人的生命難題

《路邊野餐》(2015):一體同觀

《路邊野餐》惶然录 Kaili Blues 吟遊詩人何需陋室銘?

中國獨立電影的新魔幻寫實:金馬最佳新導演畢贛談《路邊野餐》
創作者介紹

25度c的空白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