劃破寂靜的夜空,一段旅程即將就要延著飛機跑道的燈火展開了,多年來的心願終究還是隨著
機翼的旋轉駛上了天際,我的心也終於離開了這座讓我蜇伏多年的城市,在遠方的國度,準備
尋找另一個停駐的角落。

窗外的城市發光體離開地平線了嗎?不,原來是我的視線離開了他,夜晚孤寂的都市,在我眼
裡竟逐漸成一顆顆在我腳下的星斗,心想著,是否我已經超越外太空?

橘紅色的星光連接起了一個個我從來不知的星座名字,儀錶板上的高度不斷地在增加,他們也
越來越渺小了,城市終於隱沒在那沒有距離的視線,三萬英呎的距離到底有多遠呢?足以把懵
懂無知的記憶和故鄉的味道遺忘嗎?和我共處同一空間的許多就要成為異鄉人的流浪者,各自
懷抱著什樣的心情在這裡?這是一種奇妙的感受,我們像是遠離現實的生命體,突然共同存在
在這幾乎只有我們存在的偌大氛圍裡,每顆五味雜陳的心交錯在此,似乎這個空間所能發生的
事都聚集在這裡了。

手錶裡的時間停留在早上11點,巴黎現在是清晨5點,而現在所處天際的時間我則是毫無線索
,從現在起,我開始有了一種時空錯亂的感受了,心裡想著巴黎比我們慢上上6個小時,如果
我始終可以存在這種流竄的時空中,那我每天將有30小時可以使用,更可預知無數的未來,這
是多麼美好的事呀。

還有3個小時就要抵達巴黎,窗外的天空仍舊是一片孤寂,每小時的瞬息萬變著實令人訝異,
前一小時是萬里晴空的美麗晨曦,如今腳下卻已是鋪上了烏雲密佈的塵埃,只是外面的一切卻
似乎仍然毫無生命的跡象,回頭看看在我身邊這許多唯一能在這裡活著的生物,都還在呼呼大
睡,至少我相信現在是沒有事情可以煩擾他們的,縱然在數小時之後,眾人都將再度回歸成陸
行動物,重新進入了現實,但這種與世隔絕的短暫存在,卻始終是一種無法擺脫的暢然快意。


2001年秋天筆 於巴黎

    全站熱搜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