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過去(巴黎漫步)

就像是活在過去,巴黎如同是座像是不存在這個世紀的城市,巴黎的美,無法以筆墨來形容
,唯有置身至此,將自己融入其中,才可體會出箇中滋味,而他也總會在每個人的眼中咀嚼
出各種不同美的氣味,滿足所有的人。

秋天的巴黎,塞納河畔的梧桐樹已開始飄起了枯黃的落葉,微涼的空氣伴隨著秋日的夕陽,
灑落在每個街道上的是數不盡的詩意,漫步塞納河岸,才發覺,不管是左岸或是右岸,都是
那樣的美,那樣的迷人,河面上的浮光掠影閃動著巴黎聖母院的神聖光影,昭告著世人和平
的祈禱;塞納河遊船緩緩的在河面上移動著,穿過由世代變遷所築成的新橋、亞歷山大三世
橋、藝術橋及許多橫跨兩岸的美麗橋樑;羅浮宮與奧塞美術館像是牛郎織女般隔岸對望,各
自發出與眾不同的亮光,吸引著朝拜的人們;艾菲爾鐵塔如巨人般聳立至此,是庇佑巴黎的
守護神;傷兵院裡有著的是道不盡的戰場軼事。

沿著左岸到巴黎,經過了拉丁區的咖啡館、聖傑曼郊區的奧塞及許多蘊育古老語言與故事的
街道,順著右岸再回到巴黎,經過了大皇宮、小皇宮、協和廣場、羅浮宮、巴黎市政廳、巴
士底廣場,再到充滿現代建築的都市化特區,走過層層歷史的見證,逐漸穿過了時光隧道,
從過往進入了現實。窺探著塞納河的兩岸,就像是窺探著巴黎的不朽神話,他不知不覺神秘
的紀錄下了這座城市所發生的一切。

離開了兩岸,蒙馬特的聖心堂緊緊遙望著這座城市,美麗的令人窒息;畫家小村裡的藝術家
始終不斷描繪著旅人的畫像;孚日廣場的水池與草坪永遠有著巴黎人的影子;龐畢度中心如
同個大怪物般,格格不入的座落在此,讓人總帶著矛盾的心情穿梭其中;拉薛氏神父墓園裡
傳來的是蕭邦的琴聲;盧森堡公園親切的如好友般,對你的拜訪永不厭煩;凱旋門前的香榭
裡舍大道有著最繁華與時髦的街景;梵登廣場的名牌是日本人的最愛;杜樂麗華園活像是座
巨大的遊樂場;萬神殿則埋藏了最令人不捨的記憶。

我看著戀人在河堤旁依偎,孩童放肆的在公園裡玩耍,彷彿這裡的人們早已將自己與巴黎合
而為一,我也更充滿渴望想能將自己融入其中,於是選擇了以漫步做為調和的工具,曾有人
說過來到巴黎的旅人,如果想要深深品嚐他的濃郁香氣,並不一定要去過每一個家喻戶曉的
名勝地,唯有和巴黎人一般將自己的生活融化在其中,才可得到完全的釋放。就像這麼說的
,靜靜的坐在咖啡館外看的人車的來往、從容的漫步在街道與人群中、選擇一處公園躺在草
坪與大自然合而為一、這些對我來說這都是最美好的事。

身在這座城市,我就像是得了失憶症的孩子,誤以為自己存在200前的時空中,每一片磚瓦
都似隱藏著美麗與悲傷的記憶,每條街道都是足已把你從這個世紀帶回從前的隧道,空氣飄
散著文人的絮語,像是與法國哲學家卡謬、沙特、西蒙多娃對話;像是陷入了莫泊桑、小仲
馬的小說情節裡;像是在聆聽聖桑、拉威爾、德布西的樂章;更像是迷失在馬內、雷諾瓦、
竇加、秀拉、塞尚、畢卡索等畫家的夢境裡;擺脫了現實的束縛,真實的進入了曾經渴望的
時空裡。

七天與巴黎的短暫邂逅,讓我覺得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已存在這裡,就已熟悉了這裡,不花
任何力氣就幾已融化在他的體內,就像徐志摩曾經說過的:「我們都曾經到過巴黎,也都曾
經愛上過巴黎,她或許不是最美好的,但是她就像是一個不老的情婦,當我們漸漸已年華老
去,卻又有著更多的戀人,來到了這裡,並愛上她」,我對她的戀情縱然短暫,卻永遠不會
消失,對她的承諾,我將再次的回到這裡,繼續當她永遠不變的情人。

2001年秋天筆 於巴黎

    全站熱搜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