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曾經不只一次討論過自己的人生存在的真實與否?我們生命裡發生的每一件事,每一個偶遇,所有的快樂悲傷是否都不是我們能控制的。而是有另一個操縱者可以隨著他的意念,任意改變我們所有的際遇,我們只是他虛構故事裡的角色。我們自以為有的自由意志,其實根本逃脫不掉他的安排,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的人生到底是真實還是虛構的呢?

這樣的話題常會和宗教扯上關係,你相不相信有造物主?相不相信有上帝呢?如果有一天,我們發現了我們其實是別人虛構故事裡的角色或是我們其實虛構了別人的人生,特別像我們在寫小說的人,我們筆下創造的人物我們並沒有想過他是存在的,但那天自己筆下的人出現在自己身邊,並且和我說不滿意自己的人生。我們的反應會是什麼呢?或是我們突然發現自己耳邊出現了別人的口白,自己的一舉一動和心境都成了別人虛構筆下或電影裡的角色,我們會去尋找那個操縱我們的人是誰嗎?

電影「口白人生」和「服務生之死」都是在說著這樣的故事,大家所熟知的「楚門的世界」似乎也有相同的意思,以文學的技法來說,他們都有著濃厚後設的味道,說來我對這種類型的故事都特別有感觸。其實「口白人生」與「服務生之死」都在描述主角的人生,其實是一位作家筆下的故事,主角發現了自己的人生是別人操作,因此去尋找那位作家是誰,並且想改變他。但兩者所展現的風格與技巧確截然不同,”服”一片以戲謔搞笑的方式呈現,讓你了解到作家是可以多麼無情任意的虐待主角的人生,而”口白人生”卻有著另一種更接近真實人生與人性的韻味,比較起來,我是更喜歡口白人生的。一位無聊至極的公務員,因為發現了自己只是別人的口白而開始改變了自己每天千篇一律的生活,去思考自己要的是什麼?

最令人感動的是當他找到了那位操縱他人生的作家,將那本寫著他人生的書借過來看時,本來一直希望作家不要讓他在結尾死亡的願望,卻因為看了小說後大受感動,回頭告訴作家,他很喜歡這本小說,如果結局他不死,這本書就不完美了,他很謝謝這位作家。這比”服”一片中,主角不斷的跑到作家公寓裡干涉劇情的發展,實在令人動容許多。然而”口白人生”最後的結局,更充滿著人性之間巧妙的韻味,即使不是我喜歡的那種結局,仍然覺得感覺很溫暖。

我們每天日復一日的活著,僅管偶爾會想起人生的真實與否,但能否有辦法去質疑這一切,說來還真是困難。但有時如果我們能因此讓自己放到更高的位置,去看待生命與人生的許多好的壞的事,似乎都能有更不同的解讀,不管我們是誰故事裡的主角。又書寫著誰的人生?我還是我,你還是你,我們之間的故事仍在發生著。真實與虛構只在一線之間,當我們那一天醒來,發現自己漂浮在天空或是海上,或許不用有太多的懷疑,就像電影大師費里尼所說的「夢是唯一的真實」。延著紙飛機劃出去的弧線,也許在那幾個瞬間,我們能找到一些無關真實與否的永恆。

延伸閱讀:http://blog.pixnet.net/lifepoem/post/89617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fepoem 的頭像
lifepoem

25度c的空白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