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200809_080021.jpg

希臘文有兩個形容時間的用詞,分別是代表單純流逝的時間(Chronos),以及具有意義的特定時機(Kairos)
 
每個人都有對自己特殊意義的時間,也就是所謂的Kairos,然而這許許多多的Kairos中,我覺得與自己的獨處的Kairos,最為重要也最為深刻,那怕只是一瞬而已。
 
就像是旅途中,一些獨自散步的時光,八月回花東,回到一間喜歡的可愛民宿這間民宿就在美麗的海岸山脈旁,山旁都是梯田與水圳,還有日夜的天光。
 
早晨,我喜歡從民宿往縱谷方向獨自散步,從小小的山腰,可以望見整個縱谷,清晨,薄薄的霧嵐在縱谷的村子裡凝住,多次從這個視角望著縱谷,中央山脈,以及山下的一切,都覺得台灣能擁有這些獨特的地形與美麗,真的是造物者的恩賜。
 
地質學家是如何看待岩石與地景,有個很恰當的比喻,就是重複書寫的羊皮紙。

IMG_8811.jpg

IMG_8812.jpg

IMG_8819.jpg

IMG_8822.jpg

IMG_8823.jpg

 
我也覺得有時候,一直重複走同樣的路時,也會如此,你的時間堆疊在過去的時間裡,地景即使有改變,但是也是不斷的被堆積著,但你會發現不同的視角與眼界,並非只有去探索沒有去過的地方,才能探索未知,不斷重複著一件事,也能探索未知。
 
夏耘後的水田時間,反射著天光與雲朵,反射著萬物,是我最愛的季節。
 
日光從海岸山脈升起,在層層剛剛插下秧苗的水田中,形成了每日的圖騰,夏日的早晨,太陽一升起,溫度就急速上升,但我已在路上,汗水與足跡並進。

IMG_8824.jpg

IMG_8830.jpg

IMG_8834.jpg

IMG_8836.jpg

IMG_8839.jpg

IMG_8845.jpg

IMG_8849.jpg

IMG_8851.jpg

 
走過的這片梯田,正好是齊柏林拍攝看見台灣,出現過的梯田場景,齊柏林一生致力讓更多人看見台灣的美,也與台灣的美永存在天際裡了。
 
我想起了厄凌.卡格寫的就是走路︰一次一步,風景朝你迎面而來,走路是最平凡最簡單的事,看似無用,但是卻最能表達自我的存在。

 

IMG_8854.jpg

IMG_8858.jpg

IMG_8859.jpg

IMG_20200809_073342.jpg

IMG_20200809_073404.jpg

IMG_20200809_073513.jpg

IMG_20200809_073651.jpg

IMG_20200809_073927.jpg

 
書中提到,語言反映了「生命是一段步行」的概念。Journey(旅途)這個英文字,原本指的就是我們一天跋涉的距離。對厄凌‧卡格來說,創意伴隨著走路自然湧現,因為走路激盪思考,腦中自動產生對話。走路也是對抗忙碌的生活、匆忙的步調,以及求快求效率的現代社會的一帖良藥。走路是我們在生活中最激進的選擇。

IMG_20200809_074634.jpg

IMG_20200809_074737.jpg

IMG_20200809_075627.jpg

IMG_20200809_075725.jpg

IMG_20200809_080001.jpg

IMG_20200809_080021.jpg

IMG_20200809_080108.jpg

IMG_20200809_080151.jpg

IMG_20200809_081327.jpg

 
走路在風景裡,風景即是我們,我們即是心靈。

    lifepo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